赵博

我是专办未成年人案件的“未检”检察官,关于校园暴力和未成年人犯罪的问题,问我吧!

“未检”是检察院里未成年人刑事检察部门的简称,专门办理涉及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近年,校园暴力事件不断涌现,未成年人的校园环境整治是我们未检检察官特别关注的问题。“校园暴力”和“暴力刑事犯罪”的区别在哪里?针对校园暴力,应当如何开展犯罪预防工作?如何营造有利于未成年人成长的社会法治环境?
我是赵博,一名“未检”检察官,北京大学法律硕士。因为办案要经常与未成年人接触,我考出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证。办案之余,我经常到所在地的中小学给学生做法治讲座,主题集中在校园暴力、安全自护等方面。
对于校园暴力、未成年人犯罪的相关法律问题,欢迎交流。
316
焦点 2016-07-21 已关闭提问
107个回复 共33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赵博 2016-07-23

  第一,严酷的法律不见得很好的遏制犯罪。我本身就不是一个严刑峻法的提倡者。最简单例子,明朝的法律严苛到了一定的境界,最后的效果未必是立法者的预期。
  其实刑罚也是国家暴力么,对暴力犯罪的孩子不一定非要用国家暴力来压制,我觉得宽容犯罪的孩子不至于让刑法的威慑力大打折扣。
  以暴制暴本身就是一种崇尚暴力文化的体现,这也许正是校园暴力的文化原因。而文化才是对孩子最直接的影响。
  第二,宽容罪犯不等于不保护被害人。我一直很感动于一个新闻,说是一个被害人被杀害了,被害人母亲在法庭上表示谅解杀人凶手并请求不要判处死刑,她的理由是作为母亲我理解失去儿子的痛苦,我不想再让另外一个母亲体会同样的痛苦,即使是另一个母亲的儿子犯了罪杀害了自己的儿子。
  宽容不等于放弃惩罚,这绝对是两码事。宽容一词强调的是司法机关对于未成年人案件更加注重惩罚效果,而不是一味追求关押监禁。
  第三,保护被害人是我们办理案件中最为首要的任务,听取并尊重被害人意见是我们的办案程序。宽容不纵容犯罪的孩子,保护被害人权益,都是很重要的。
  最后,遏制校园暴力我个人觉得要反对崇拜暴力文化。大人生活里的一言一行让孩子觉得凡事最后可以用暴力解决,他当然会简单的、本能的去使用暴力来解决问题或耀武扬威。
  最后的最后,大人们也管不了了,再等待国家暴力把孩子制服。我觉得这事是恶性循环。不可取。
  遏制校园暴力,注重家风校风。特别是动手打孩子的家长,好多校园暴力的施暴者都是当初的被打者。
  多一些感化,少一分暴戾。
  校园暴力,不能靠暴力解决。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69个回答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0个回答

赵博 2016-08-29

我所在地区未成年人恶性事件也有,但真是凤毛麟角,几年来我就知道一件。案件信息不能具体透露了。
这事我觉得像宝宝离婚的效应,大家广泛关注,挖掘新闻的共鸣点,眼球效应会让大家觉得oh my god。
因为这些新闻也给我造成了挺大的困扰,因为大家的提问都集中在“极端事件”,而生活中柴米油盐的“法治是什么”、“孩子如何提高自护意识”等生活需要的法律常识反而我没怎么被问过。
一些提倡严刑峻法的网友在这里会唱着正义之名去“大义凛然”的对我攻击,我说的是未检的现行刑事制度而已,我区区一个小人物而已,他们骂完过瘾了,我也不在意。我想不通的一点就是,这些人长篇大论总结就一句话:重刑罚。。。没了。。。却认为这个既不复杂也很朴素的理论是多终极秘籍的通世法宝。
只是我的担心是这种对话越多,其实越难去帮助大家理解关于未成年人的刑事政策。
您的问题是教育与法律要如何配合,我还是我自己那个倡议:家规校纪法治化。
这个含义我一句话概括下就是,当很多规矩或人的指示与法律冲突时,我们要选择遵守法律这种规则意识。
教育要春风化雨,想标本兼治,真的不在于杀鸡儆猴的一招制敌。我在本地一年自己就会讲很多很多节法治课,很多孩子的第一堂法治课就是我给上的。一所学校我们讲了两年的课,变得一个犯罪的也没有了。
我们在这里谈论如何惩罚坏孩子,真的应该换个方向去谈论如何让孩子避免走上犯罪道路,以及如何矫正犯罪人格的孩子。
对于校园暴力事故的应急处理制度是我们现在缺失的,而且多部门联动本身就各地区的实际不一样,我期盼很多相关部门的人在这交流本地实际,大家出谋划策的想解决办法。
网友骂法律很正常,毕竟不在这个系统里,没有法律归属感和职业认同感而已,不算事。我自己学习法律反而是越学法律、越操作法律越觉得自己的不足,想学的东西特别多。
真希望在这里用心交流、不标榜自己、正常说观点的人会越来越多。
谢谢你的提问,我同意您说的双向问题,谢谢您的交流。希望大家能越来越重交流,少辩论。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6

谢谢关注!
有关王室的政治权力我在其他相关问题下已经做了回答。英国王室在经济方面的能量是我们比较容易忽视的。英国以工商业贸易立国,是现代资本主义的发源地,因此按理“不食人间烟火”的王室也不可避免地沾染“铜臭气”,宫廷相关人士常常将英国王室称为“公司”(the Firm),也从侧面说明了英国王室带有浓厚的商业色彩。这并不仅仅包括例如与王室有关的旅游和纪念品收入或者女王外孙给中国某乳制品企业代言等将王室作为“商品”的行为。说“操纵”还是要以王室为主体的。
英国王室成员有许多社会活动的任务,需要广泛结交国内外各界人士。这为他们提供了在经济活动中穿针引线的机会。英国政府从1976年到2011年设有“国际贸易与投资特别代表”一职,先后由女王堂弟肯特公爵和次子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担任,负责促进英国的对外贸易。安德鲁王子后来就被曝出利用与哈萨克斯坦寡头的私人关系,为一欧洲合资公司与哈萨克斯坦政府一笔近9亿美元的买卖牵线搭桥,并从中获得400万美元的“好处费”。而在其他王室成员访问海湾国家后不久,相关国家常常就会签订英国军售合同,令人怀疑这些王室成员充当了英国军火企业的掮客。此外,包括女王本人在内的王室成员设有离岸账户、从事海外投资的传闻也不时见诸报端。由于商业活动的“私人”性质,以及一些国家地区的经济活动并不透明,我们能看到的英国王室经济能力或许只是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而比起“妯娌矛盾”“婚姻不合”这样的花边,大多数人可能没有兴趣研究复杂枯燥的财报,这导致我们对英国王室的认识更多停留在大众传媒所呈现的八卦新闻上。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
<code id='RWgDX'><acronym></acronym></code><basefont></basefont><fieldset></fieldset>
    <cite></cite>
      <thead id='CWBKM'><abbr></abbr></thead><abbr id='jwUJa'><caption></caption></abbr>
      <fieldset id='hEUTF'><pre></pre></fieldset><person id='MkDx'><kbd></kbd></person>
      <xmp id='XxwXMusA'><legend></legend></xmp><option id='JkRr'><nobr></nobr></option><span id='DRAaa'><acronym></acronym></span>
        <sub id='npgC'><samp></samp></sub><s id='gDdF'><comment></comment></s><l id='CELSsDxs'><big></big></l><q id='hmJHwQa'><strike></strik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