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

我是《水浒传》深度爱好者,如何用逻辑学解读水浒,问我吧!

《水浒传》作为明末四大奇书之一,自古以来各类读者对其褒贬不一——更因为其中充斥了太多暴力和黑社会色彩,年轻人看了容易有冲动而模仿导致学坏,故有“少不读水浒”之说。
我是刘军,《水浒传》深度爱好者,不巧正是少时开读,至今三十余载数十遍,越看越悟出其中奥妙。在我看来,《水浒传》是特定历史时段的、有着特定写法的书,如何正确理解“水浒”这个书名,就是正确解读《水浒传》的一把钥匙。一部水浒,写尽了世道人心,王朝兴衰。从引言的宋代仁宗盛治到结尾的靖康之变前夜,从108魔君带着原罪下凡,人世浮沉,命运飘忽,让人感概。
少时读《水浒传》,总是有许多疑惑,晁盖之死是怎么回事?公孙胜为何参与劫夺生辰纲?武松的身世又是如何?工作后,我成为一名项目管理工程师,在动用了如演绎树、SWOT分析等项目工具后,我几乎解答了《水浒传》中的全部疑问。若你也爱读《水浒传》,对其中的故事细节感到不解,欢迎向我提问,我会站在逻辑学的角度为你一一解答。
205
思想 2017-05-11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28个回复 共14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林冲在野猪林为什么要说破鲁智深的身份,这对林冲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啊

刘军 2017-05-25

您好。林冲是个考虑自己比较多的人,楼主试着推理他的想法:要解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对林冲的担忧和事实是否吻合来说明。
  首先,有个人救了林冲,导致董超薛霸的任务失败,那么董超薛霸害怕高球和高衙内的报复吗?当然害怕。因此,董超薛霸在鲁智深来的当天就在猜测鲁智深的身份,等回去的时候禀报给陆谦,企图为自己开脱。
  可见,就是个公差,也知道彻底弄清鲁智深的身份是非常的重要。那么,林冲知道这一点吗?他当然心里清楚啊,林冲也是个精细的人,他应该知道弄清鲁智深身份对董超薛霸的重要性。那么,林冲隐瞒鲁智深身份,可以吗?当然可以,董超薛霸已经被鲁智深弄的吓破了胆,没有那个胆子在余下的路程对林冲搞严刑逼供了。
  那么是说林冲是口误吗?题主以为以林冲的仔细,这个关系鲁智深生死的问题,这个难以说的过去。
  如果说林冲是有意的话,那林冲担心什么呢?
  显然,对于高家而言,有人救了林冲,相当于这个人在拆高家的台,这个能容忍吗?肯定不能!如果董超薛霸没有得到确切消息的话,那么高家肯定会派人到沧州来找林冲麻烦,向林冲逼供的,这个应该就是林冲的担忧了。
  那么,有证据证明这一点吗?有。就是董超薛霸的命运。
  按书中所写:原来这董超,薛霸自从开封府做公人,押解林冲去沧州,路上害不得林冲,回来被高太尉寻事剌配北京。
  看见没有?连董超薛霸没完成任务都被发配了,那么假如董薛二人连谁救得林冲都搞不清楚的话,林冲作为唯一的知情人,那么高家肯定会继续逼问林冲的。
  请问,林冲那个时候该怎么办呢?说还是不说?林冲为了保全自己,连妻子都休了,已经不差这一步,林冲最后还是把鲁智深交代了。
  林冲休妻,卖友,都是为了躲避高家,实在是能卖的都卖了,只剩下自己一个孤家寡人了,已经被逼到墙角了。林冲日后的命运,郁郁得病而死,不为无因啊,林冲确实太对不起妻子和为他两肋插刀的鲁智深了。

纵横2017-05-24

108将有善终的吗?

刘军 2017-05-25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请您评价一下“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这句话,您怎么看?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4

这个问题很有趣!首先必须指出的是,中古时期不同阶层之间的饮食肯定会有差异,魏晋士族不乏生活奢靡之辈,如晋武帝时官至三公的何曾,其生活十分奢豪,每日用于饮食的花费超过万钱,但吃饭时还说无处下筷。又如外戚王济用人乳蒸肫肉以宴请晋武帝,连晋武帝都觉得他太过奢侈。至于一般的士族和普通人,日常主食以经过蒸煮的米、麦、粟等谷物为主,其实与今日颇为接近,史载吴郡陈遗因为母亲喜欢吃锅底的焦饭,因此他担任郡主簿时常常携带一个囊,专门用来装焦饭带回家给母亲。魏晋时期每有饥荒,官府也常以施粥的方式来赈济灾民。此外,小麦磨成粉后制成的饼食在当时士族和平民的饮食生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世说新语》记载魏明帝因为怀疑何晏脸上搽了一层厚厚的白粉才显得如此洁白,于是在夏日赏赐给他 “热汤饼”吃,所谓“热汤饼”其实就相当于今日的热汤面。西晋束晳的《饼赋》中亦描绘了“曼头”(即馒头)、“牢丸”(类似于今天的包 子)、“豚耳”、“ 薄壮”和“起溲”等十种饼食的做法和味道。
魏晋名士饮食最值得称道之处还是个体的生活情趣与时代风潮碰撞时所展现出来的风采。魏晋嬗代之际,司马氏高举“名教”的大旗作为诛锄异己的工具,父母去世时士人为表孝心,多不敢尽情饮食,而阮籍却刻意突破礼制,丧母之后仍然饮酒吃肉,借此表达与司马氏的不合作态度。西晋时期,吴郡张翰在洛阳见到秋风起,因而思念起了家乡的莼菜羹、鲈鱼脍,于是辞官归乡,留下了“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的清言。其实当时正值八王之乱,张翰见齐王司马囧骄纵奢靡,败象已生,故借莼鲈之思为由,及早离京避祸。饮食方式应该可以说是观察魏晋士族人生态度与情感追求的一种独特视角。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
<listing></listing><label id='CFoPdS'><basefont></basefont></label><acronym id='fn'><span></span></acronym>
<caption id='IvG'><b></b></caption><l id='dScjgdeI'><listing></listin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