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孩子学习困难、脆弱可能与大脑的某些特异性有关

澎湃新闻记者 程婷

2022-01-13 06: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双减”政策落地实施至今已近半年。在关注如何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同时,专家学者、包括社会大众也十分关注校内教育如何“提质增效”。
近日,在首届课后服务高质量发展高峰论坛上,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陶沙从脑智发育的视角切入,结合其本人及国内外相关研究,分析了日常教育中存在的一些误区,并指出,认知和学习困难、以及心理行为适应存在困扰的孩子可能在脑的结构和功能上存在一些客观的特异性、具有发展的特殊需要,而并非人们有时认为的是懒惰、矫情、脆弱。
陶沙认为,充分理解和尊重脑智发育规律,大力建设积极的心理环境、精准识别发展的特殊需求并给予个性化的教育,这对孩子的健康成长、对教育“提质增效”尤其重要。陶沙在论坛中做分享。澎湃新闻记者 程婷 图

陶沙在论坛中做分享。澎湃新闻记者 程婷 图

每5名学生中至少有1人存在某种学习困难
谈及“双减”,陶沙从儿童心理学研究者的角度指出,中小学时期是一个人人生的奠基时期,也是人生发展相对敏感、脆弱的时期。因此,减轻基础教育阶段学生不必要的校内负担和校外负担、提出教育“提质增效”非常有必要。
陶沙认为,“提质增效”的主战场在学校。每个孩子可能都面临学习效率提升,同时还有数千万的孩子存在各类发展上的特殊问题。因此学校实现提质增效还需要对广泛存在差异的个体,科学识别和满足其教育需求。
“国际流行病学研究发现,每5名学生中至少有1名存在某种学习困难,而这些学习困难学生中有约80%存在阅读困难。”陶沙说,数千万存在各类学习困难的学生是教育在“提质增效”过程中特别需要面对和帮助的对象。
孩子学习困难是因为自己不愿意好好学习吗?或者是老师尽责不够?陶沙指出,目前积累的研究证据清晰地表明,认知和学习困难绝对不仅仅是孩子主观意愿的问题,也绝不是家长花更多时间辅导、让老师花费更多时间去补课就能够解决的问题。由于学习困难和特定的脑结构与功能问题有关,因此,需要通过科学评估,明确学习困难学生在成绩差这一表象之下的特定认知技能与脑发育问题,给予针对性训练,才能有效改善其学习和学校适应。
“举个例子,儿童多动和注意分散实际上可能反映其脑结构和功能发育存在明显滞后。再比如阅读困难,实际上可能存在语音加工脑区活动不足等问题。”陶沙说,认识到这些问题,将为我们精准识别儿童的特殊需要,以及按照其特殊需要给予有针对性的训练提供重要依据。
孩子太脆弱、太矫情?可能是脑认知加工存在特异性
除认知和学习困难之外,陶沙认为,学生心理健康问题也值得关注。
她介绍,最近发表的全国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我国6—16岁人群的精神障碍率达17.5%,高于世界平均值。精神障碍和压力、应激密切关联,而中小学生压力、应激的主要来源是学习、同伴交往、师生关系和亲子关系。
陶沙指出,脑发育是循序渐进的,为不同领域、范式学习提供了生物前提。研究显示,4-21岁大脑灰质发展有一定顺序,即从后向前发展,先发育与感知、运动有关的脑区,后发育计划、控制、推理等高级能力有关的脑区。相应的,学习的重要范式也是从感知直接经验的学习,到以语言为工具面向高级认知功能进一步发展和学习的。
“脑发育正当时节是心智成长和良好适应的生物基础。”陶沙说,相关研究显示,从智力高低不同的个体来,最聪明的一组人是大脑皮层发育时间窗口最长的一群人。因此在一定意义上,我们要多出人才、出好人才的话,不能讲求快;太快、时间窗口太早关闭,从脑发育的生物基础看则不一定会得到最优发展。
“此外,我们有时认为有的孩子太脆弱、太矫情了,所以出现了焦虑、抑郁等心理适应问题。实际上,焦虑、抑郁等心理适应问题本质上不是孩子脆弱矫情,也远远不是老师和家长对孩子关心不够的问题,而可能与脑发育和脑认知加工的特异性有关。”陶沙说。
她还提到,近期发表的一项元分析研究显示,重度抑郁、双向障碍、焦虑等精神障碍和进行外部信息加工有关的脑区激活不足、以及对于消极、负性的情绪加工过度有关。
陶沙说,“这些研究结果说明,我们需要从多个角度去认识和理解儿童青少年在发展中的个体差异,其中很重要的一个角度就是认识和理解脑与认知的客观发展规律。”
她指出,促进学生的学校适应,是保护和促进学生心理健康的主要途径。理解和尊重孩子发展的规律,特别是孩子的脑与心智成长的规律,是“双减”背景下促进儿童身心健康发展的前提。
艺术、体育活动对脑智发育具有积极促进作用
此外,陶沙谈到,儿童青少年在学龄期以及学龄前后期的发育,不是简单的自然成熟和生物决定的过程,而是一个不断建构的过程。环境和经验本身也深刻影响着儿童青少年的脑智发育,研究表明,对发展资源和经验的剥夺会对脑发育产生消极的影响。
“极度的剥夺,包括家庭贫困,会带来对脑的结构和功能发育的损害。长期的应激、包括极端的情感和物质剥夺经历也会带来巨大的损害。”陶沙说。
另一方面,陶沙指出,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阅读和新的语言学习作为重要文化工具,是良好脑发育的重要助推器。阅读和外语学习不仅能带来语文能力的增进,也有利于整个脑结构优化和组织效率的提升。
“除了学术性经验之外,艺术、体育活动对脑智发育也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陶沙说,研究显示,音乐训练可以增进脑结构发育;集体体育活动促进9-11岁儿童海马(海马是学习的重要中枢,如过目不忘主要就是海马的功能)体积增长、降低抑郁,且集体体育活动对男生的保护性作用更显著。
陶沙进一步指出,这些有关儿童脑智发育的规律,为思考“双减”背景下如何促进儿童心理发展提供了一些启示:
第一要理解和应用学生各学科学习的科学规律,提高学与教的效益。教育应从过去的“大水漫灌”、强调多干、苦干转变为精细“滴灌”,以精心的教育教学设计让孩子有内驱力地乐干、巧干、妙干。
第二要理解和应用学生全面发展的科学规律,促进跨学科地学与教。陶沙说,跨学科的学与教不是语文课上讲点数学、数学课上讲点音乐,而是要找到能够承载跨学科教与学的平台,比如以阅读为工具——研究发现,随着儿童年级的增高,阅读在学习中的作用越来越大。
第三要进一步建设积极的学校心理环境,优化全体学生的学校体验。“我们的全国调查显示,无论在城市还是乡镇、无论在发达还是欠发达地区,全国中小学学校心理环境方面都存在相似的挑战,即接纳与支持、鼓励自主与合作方面均相对弱。”陶沙说,同时数据显示,在控制其它背景变量后,学校心理环境每增进10个百分点,孩子的学业表现和认知型情绪行为的表现都会有明显提升。
陶沙希望通过“双减”提质增效,使学校心理环境中有关接纳与支持的难点问题得以解决。
第四要推动家庭营造温暖、能促进学生自主学习和发展的生态。积极的家庭互动、减少各种应激事件,将缓冲不利处境对孩子脑智发育的消极影响。
第五要精准识别、针对性地满足孩子个性化的教育需求。这一点需要学界开展系统的研究来提供更多新依据,以及教育转化应用的新工具和新方案。
此次论坛由中国教育技术协会主办,中国教育电视台特别支持,中国教育技术协会中小学专业委员会和科大讯飞联合承办。论坛中还举行了课后服务联合倡议、课程生态首批合作伙伴签约和课后服务公益计划启动三项仪式。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钟煜豪
图片编辑:施佳慧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专家

相关推荐

评论(16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
<caption id='hNbavM'><ol></ol></caption>
    <center id='Shh'><sup></sup></center>
      <option id='MtIOPNHA'><optgroup></optgroup></option><label id='qanZxAX'><listing></listing></label><comment id='wVPP'><tt></tt></comment>
          <listing id='QEDkdw'><var></var></listing><ol id='MXmLKRWM'><acronym></acronym></ol>